咸鱼加盐越加越咸

约排版请加QQ 932886099

原谅我有点笨拙的少女❤️

策瑜|脑洞大师|挖坑不填

青年要立志写大长文,不要立志做大手。(。)

【策瑜】半缘修道(1)

*lof肯定会吞我回车,随便吧,佛系填脑洞,草稿先行,随便看看。
*之前说的修仙脑洞

瑶池已经许久没那么热闹了。昆仑钟叮叮当当响个不停,参杂着仙子们嘻嘻哈哈的笑语。

周瑜绕过长长的回廊,在一处勉强偏僻的亭子中暂避仙子们的锋芒。以往他都是到瑶池畔抚琴自娱,与三两好友饮酒作乐,现在恐不是个好时机。

他一面忧心瑶池畔的桃花被仙子们折的七零八落,一面又忧心她们踩到新发的青芽,竟是连身边多了个醉鬼都没发现。

“雀喧鸠聚,扰人清梦。”衣冠不整的醉仙君用粗瓷酒壶撞了撞周瑜的胳膊,“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!”

他看着有大方分享之意,实际把那酒器握得紧紧的。周瑜也知道这郭嘉就是说说,叹了口气,道:“不必了,白日纵酒乃明令禁止之举,你也太过明目张胆了吧。”

郭嘉不以为意,反正他被告状到天帝那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债多了不愁,美滋滋啜饮了几口,开始跟好友八卦:“这钟声喈喈,怕不是有什么大能飞升?”

昆仑钟是挂在仙界大门上的,有凡人历劫飞升便会短鸣相迎。像周瑜这类天生的仙君还真不知道昆仑钟的作用。

“何以见得?”

郭嘉笑道:“你有所不知。昆仑钟久鸣并非善事。飞升者造杀孽、逆天命、怀恶意,才叮咣作响,这破钟这是给大家提醒呢!”

周瑜眉头一皱,拉上醉歪歪的酒鬼,掉头往仙子们那边走:万一真的是个杀神,瑶池变血池就不好看了。

只是他在仙子们调笑诧异的眼光中挤了进去——郭嘉不肯跟他一起在脂粉味里跋涉——终于见到被姐姐妹妹包围起来的中心人物,却发现这位讨仙子喜欢的新晋仙君与他的想象相去甚远。

浑身兵戈之气浓厚,但是表情并不凶狠,脸上也是带着笑的,只是眼眸深处还有点被热情的仙子们吓住的呆。他与周瑜对视几秒,主动伸出了手。

应付女仙子就已经够麻烦的,这居然又来两个男的……我长的这么好看,这位仙君居然跟我差不多好看,不可能——

周瑜发誓他听见了这位仙君心里的抱怨,冷哼一声,丢下一句冷硬的“不知所谓”,一甩衣袖,走了。

一群仙子发出了小声的惊呼,被甩脸子的当事人孙策略带尴尬地收回了手,抓了抓头皮:“好心的姐姐们,刚才那个小白脸……那个仙君,是哪位啊?”


“仙界日报!头条!新飞升无名小卒挑衅仙君!”

仙童拎了一桶细长细长的玉简,在簪缨园门口叫卖。来来往往的仙人很多,几乎每个人都买了一只玉简,看完以后发出友好的声音:“啧啧!”

孙策好奇,用小块灵石换了一份,粗看之下气的把玉简砸在地上:“狗屁不通!”

这是写他和璇衡仙君周瑜的不愉快初见的,硬是给坳到什么飞升党和土著仙人的歧视去了——还有些匿名的投稿,胡编乱造他俩再续前缘的……前缘,哪有什么狗屁前缘?在人间时他专注建功立业,飞升上来以后又吃不消那些仙子。

更退一步,若是有合适的道侣,他至于到这簪缨园来,求神奇的红线给他找个做伴的?

从后方吹来的微风带来一阵草木香气,孙策翕动鼻翼,听着渐渐接近的脚步声,有些心猿意马。他很快回头,结果被伸到脸前的鬼东西吓了一跳。

“你的玉简,收好。”玉简里被编排的另一个主角似笑非笑。

孙策立刻把他的心猿意马踢飞,堆起假笑,道:“就不劳您操心了。”

脑子里却忍不住回放起刚才在玉简上看到的,关于周瑜的内容:什么善音律啊性温和啊很友善啊——都没看出来,不过长得好看是真的……嘁,吹的这么好还要来簪缨园相亲?

成就大道路途漫漫,因此不论是天生仙体还是后天修行,都希望求一根红线,让它指引有缘人,从此命盘牵系,佳偶天成。

——说白了就是懒得谈恋爱的人求国家给分配一个对象。

他这番揣测倒是错了。

周瑜还真不是来求偶的,他是来砍树的。

姻缘树木质洁白,纹理顺直,软硬适中,远胜凡间梓木。璇衡仙君早就想对姻缘树的枝干下手了……软磨硬泡了许久,月老才同意他拿走一段。

今天正好是姻缘树修枝剪叶的时候,周瑜早早就来等着琴材,脑海中不断比较琴弦到底是用凤凰尾羽纺线好还是天蚕丝好,最后决定干脆多要点木头做两把琴。

也许是周瑜盯着姻缘树的眼光太过热烈,竟然完全没有注意到,一片叶子从姻缘树上飘落,化作细细的红丝,虚虚绕过周瑜的小指,又朝着另一个人射去。

孙策靠在桥边,目光扫过来来往往、环肥燕瘦的各路仙子,却发现无一人的容貌气度比得过周瑜。

直肠子的战神抓了抓头,嘲笑他自己不靠谱的比对,准备明日再来时,他听到什么东西嗡嗡作响。孙策下意识反手一抓,拿到前面来缓缓松开拳头——是一根红线的线头。

而趁他松手的那刻,这灵巧的玩意就唰地飞了起来,系在了孙策的小指上。

——啊?这么快就有道侣了?

评论(9)
热度(53)

© 咸鱼加盐越加越咸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