咸鱼加盐越加越咸

约排版请加QQ 932886099

原谅我有点笨拙的少女❤️

策瑜|脑洞大师|挖坑不填

青年要立志写大长文,不要立志做大手。(。)

【策瑜】收保护费收到大佬家门口的小弟是不是应该灌水泥(5)

  • 私设策哥的母亲吴夫人姓名为吴婉仪

  • 来自手残甲甲的良心更新

 

 

 

乔椋楣心里哎呀一声,恨其不争。一个多好的机会就让他这么浪费了。

 

周瑜:……

孙策急切的样子实在是不像要找个兼职的年轻人,反倒是像个有所图谋的黄鼠狼。周瑜心生警惕,语气也不免冷淡下来:“行,那就给你个机会。”

孙策大喜过望:“瑜哥你放心,我一定好好干!咱有上岗培训啥的吗?”

小伙子非常具有做贡献的精神,不问薪水不问上下班时间。

 

周瑜看他这样,到嘴边的冷哼都变成了哭笑不得:“椋楣,给他找一套咱们的店服,然后教教他。”

乔椋楣不幸中枪,不得不把另一个耳机也摘下来。“我能教他什么啊,我自己还是个新手呢。”

这兼职本来是乔漪霜的,可是她在学校参加了一个什么比赛,还没回家,于是她就只能在这边顶班。才做了一星期的书吧店员,只会弄一些简单的饮料;教人,她自认没那本事,不想误人子弟。

 

周瑜考虑到了这一点,补充一句:“漪霜不是快回来了吗?厨房不用他进,让他主要负责收银。 ”

 

让他现在学,一时半会儿也学不完,不如专门负责一个工作。一个帅哥站在店里最明显的位置,一定会吸引许多小姑娘贡献营业额。

 

兼职的事情算是就这么定下来了,孙策负责收收银、书吧的卫生打扫、书籍归位等杂活,拿着一月3K5的薪水。

在这个十八线小城里,兼职服务生能拿到这样的薪水已经算是很高了,虽然跟他“混道上”得到的钱不能比,也算是一笔数额不小的收入了。孙策本没想到周瑜会给他开那么高的工资,是既高兴又辛酸。

他再次坚定了决心:以后哪怕他不在收保护费的位置干了,也决不让任何的弟兄来收周瑜的保护费。不、别说以后,今天下班以后就跟大哥小弟打声招呼!

 

周瑜不知道他这个小店被罩了。

 

 

日子平淡无奇地过去了一周,孙家的小豆丁们都放假了。二哥孙权每日的工作除了做作业就是监督剩下三个小孩写作业。赋闲在家,终于找到了时间观察自己的大哥。

 

之前孙策没告诉家里他去道上混了,主要是怕吴婉仪伤心,对家里只说找到了一份有些危险的卖体力的工作,也顺便解释了他身上一些淤青。吴夫人满心满眼都是心疼儿子,但机智如孙权,怀疑早就在他心里扎下了根。卖苦力的活,哪有像孙策这么悠闲的?

 

每天春风满面,早出晚归,时常拎回来一些新鲜美味的点心。就算在社会主义光芒的照耀下劳动无比光荣,也不至于每天的状态都跟打了兴奋剂似的。

 

这不,又收拾的人模人样,高高兴兴出门去了。

暗中观察的孙权立即从被窝里翻出来,背上书包扣上帽子,把事先写好的条子放在餐桌上,立即跟踪大哥去了。

 

名侦探孙权到了楼下,故作深沉地拉低帽沿,在脑中算了下他和他哥的追及问题,算出来追不上后,突然想起今天周日,小黄车免费骑。

 

喜出望外。也不管自己没到12岁不能骑车上路(11岁和12岁有什么区别呢!),用不正当手段开了一辆小车(侦探的事,能叫偷吗!),重新计算起了追及问题。

 

 

孙策感觉有一双眼睛一直黏在他身上。非常热切地,像是要从他探求什么东西。

有人找麻烦?那可就糟糕了,得在去书吧之前收拾干净才行。孙策露出了一个危险的微笑。

很快,他抓住了年纪轻轻的跟踪者并且收缴赃车一辆。

 

“什么嘛,你小子啊。”孙策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弟弟的帽檐。“跟着我干啥?”

孙权把帽子扶正,敢怒不敢言。“你早出晚归,难得我们放假也不在家陪我们!”

 

唉,十一岁就来青春期是不是早了点?孙策自以为懂了,叹了口气。“你这说的什么话,大哥不得出去挣钱吗?”

孙权嘁了一声。

共享单车没有后座,孙策把孙权的小书包背上,让孙权坐在车座坐好,他自己推着车,一边走一边絮絮叨叨地念着。

 

“等下呢,到了哥哥的工作单位,记得要有礼貌,该叫哥哥的叫哥哥,该叫姐姐的叫姐姐。我看你带了作业,好好写,听见没有,写完了作业自己找书看,不许捣乱啊。”

孙权又嘁了一声。这次孙策可没那么惯着他了,又拍了一下孙权的帽檐。

“听见没,小兔崽子。”

“听见啦——你以后少碰我的帽子!”

 

 

 

 

评论(2)
热度(28)

© 咸鱼加盐越加越咸 / Powered by LOFTER